首页 > 调解与诉讼
厂区内卸货车辆致人损害交强险应否赔偿
2013-11-11  来自:本站  阅读:1553
厂区内卸货车辆致人损害交强险应否赔偿

----一起民事案件引发的思考

作者:武安市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 孙海永  发布时间:2013-10-08 16:47:44


                 【基本案情】

贾某受雇于郭某。2011年7月,贾某跟随由司机王某驾驶郭某所有的自卸货车,在武安元宝山铁厂卸团球时,贾某在车后将挡板插打开,但因挡板并未完全打开,团球无法卸出,贾某便告之司机王某驾车前行几步。期间,车上团球突然滑下将贾某埋住,烫伤贾某。后贾某诉至法院,要求车主郭某及其货车投保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的某保险公司赔偿其所受损失52000元。

【不同观点】

本案在处理过程中,产生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为:根据道交法的规定,“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本事故发生在厂区内,不属法律规定的“道路”范畴,故本案不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亦不在保险公司交强险理赔范围,故应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引导其以“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即传统意义上的“雇员受害赔偿纠纷”或“健康权纠纷”即传统意义上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为案由向其雇主主张权利。

第二种意见为:本案案由应定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参照道交法等有关规定处理。但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以下简称《交强险条例》)的规定,交强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责任保险。本案贾某属本车人员,不属交强险理赔范围。

第三种意见为:本案既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又在交强险理赔范围,应支持原告的合理诉求。

【评析意见】

笔者同意第三种观点。

首先,关于本案事故的性质认定和案由的确定。道交法上的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本次事故发生的地点在武安市元宝山铁厂货场内,不符合道交法规定的道路范畴,故本案事故不属道路交通事故。但是,本次事故的发生,是因驾驶人王某驾驶机动车向前行驶中,因车上货物猛然滑下导致,除发生地点不符合“道路”的标准外,其余情形均符合道路交通事故标准,故本次事故实质上属道交法第七十七条规定的“道路外事故”。根据该条的规定和《交强险条例》第四十三条“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赔偿,比照适用本条例”的规定,本案虽不属交通事故,但仍应比照交通事故相关法律规定进行处理。

本案事故的性质认定后,案由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当然,贾某也能以“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 “健康权纠纷”等传统意义上的“雇员受害赔偿纠纷”或“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为由主张自己的权利。在这种请求权竞合的情形下,人民法院应当依当事人自主选择行使的请求权,根据当事人诉争的法律关系的性质,确定相应的案由。既然本案贾某已将保险公司列为被告主张权利,我们就应以其选择行使的请求权为基础,确定本案的案由即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需要注意是,要准确判定类似案件的法律关系性质,一定要注意车辆在案件中的所处状态及与损害后果发生的关联。个人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我们应将“通行”作为判定交通事故(包括道路外事故)责任纠纷的必要条件之一,不具备这一条件的案件,一般应纳入到普通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中进行处理。遗憾的是,我国法律尚未对“通行”作一明确具体的定义。借鉴一些国外的立法,个人认为不能简单地将“通行”理解为通过和行驶,而更应强调其作为机动车时的“使用”状态。换言之,本案货车若静止处在规定的停车位置,车上货物意外掉落砸伤他人,由于车辆并未处在使用状态中,则不应确定其性质为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而应以一般意义上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处理为宜。

其次,关于本案事故的责任划分。本案案由虽然确定为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但本次事故发生在厂区,交警部门没有受理也未作出事故责任认定,法院能否自行划分责任?这里就涉及到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与侵权损害赔偿关系的厘定问题。交通事故责任是公安交警部门依据交通事故当事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及事故当事人在事故中原因力的大小所做的认定;交通事故赔偿责任则是一种过失侵权的民事责任,是由于当事人的过失行为,造成交通事故致使受害人遭受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依据有关民事法律规定而应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交通事故责任是交通事故赔偿责任的基础,多数情况下与事故赔偿责任一致。但二者在承担责任的主体、归责的方法、法律的适用等方面也存在明显不同,导致二者在少数情况下也产生冲突。对法院而言,交通事故认定书具有证据的效力,而不是进行损害赔偿的当然依据。因此,鉴于本案系特殊交通事故赔偿案件,虽然没有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我们法院也应综合考虑事故发生的原因力、具体情节及各方的过错程度,在此基础上确定各方的赔偿责任。本案贾某受伤的原因是由滑落的货物所致,而综合分析事发时贾某所处位置、货物滑落的速度与距离等因素,不难得出车速过猛导致货物突然滑落是本案贾某受伤的直接原因这一结论。据此,可以认定,司机王某作为驾驶人未尽到合理的安全、注意义务,未做到安全驾驶、谨慎驾驶是导致本事故发生的原因,应承担该事故的主要责任。贾某未尽到合理的安全、注意义务,未保持与车辆的足够距离也是该事故发生的原因,应承担该事故的次要责任。

再次,关于交强险的适用条件。保险公司认为,第三者是指在车辆发生意外事故中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该车车上人员和投保人,而贾某受雇于郭某随车工作属于车上人员,并非是第三者,不是交强险受偿人。笔者认为,虽然法律规定交强险受偿范围不包括车上人员,但审判判实际中不能机械、简单地理解法律条文。由于机动车辆是一种交通工具,任何人都不可能永久地置身于机动车辆之上,故机动车辆保险合同所涉及的“第三者”和“车上人员”均不是永久的、固定不变的身份,二者可以随着特定时空条件的变化而转化。判断贾某属于“第三者”还是被保险车辆的“车上人员”,必须以其在事故发生当时这一特定的时间,是否身处被保险车辆之上为依据,在车上即为“车上人员”,在车下即为“车下人员”“第三者”。本案贾某虽为跟车工作人员,但事故发生时其已在车外工作,应确认为“车下人员”。同时,交强险的设置,目的在于保障交通事故发生过程中除车上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其他人员人身财产损害的赔偿。在考察交强险的适用条件时,仅需证实投保交强险的肇事车辆与事故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可能关联性,即应予适用。因此,保险公司理应向贾某支付交强险理赔金。

                             【判决结果】

经审理,武安市人民法院认为本案驾驶人王某负事故主要责任,但因其系郭某的雇佣司机,故其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应由雇主郭某承担。又因郭某车辆投保交强险,故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先行赔偿。贾某的损失共计65000余元,超出贾某诉请的损失不予支持。依照《民法通则》相关规定,参照《道交法》、《交强险条例》等相关规定,判决某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贾某各项损失52000元,并驳回贾某对郭某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某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2013年9月,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现该案赔偿款已足额履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合作 | 版权声明
  保定交通律师  智上网络 版权所有©20012-2015
客服邮箱:416793830@qq.com   客服电话:0312-3181966  传真:0312-3181966
冀ICP备24234789号
13831293930
269926062
41679383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保定律师微信法律咨询
扫以下二维码:
yaohongzhi123